民国抗日名将——钱伦体

    中华钱氏网 2013年2月21日 中华钱氏网


 

  钱伦体(1891.12.2—1979.5.21)字公强,号铁佛,嵊州市长乐五村人,钱鏐30世孙,长乐贻谷堂东支派后裔。保定军官学校炮科第三期毕业,1917年任闽南靖国军中校支队长,1926年加入国民革命军第18军任上校团长并参加北伐,1929任国民革命军第六师第二旅副旅长兼32团团长,1931年春晋升为国民政府警卫二师第四旅少将旅长,不久改番号为88师第264旅旅长,1933年1月9日被授予青天白日勋第10号勋章,1933年春任南京江宁要塞司令,1935年任87师副师长,1936年2月4日授陆军少将衔,1936年夏任徐海师管区司令,1937年晋升陕西第九补充兵训练处中将处长兼城固.西乡.石泉.安康区警备司令,1942年调川驻防水川,同年晋升军政部中将副部长,后转任国防部中将高参,1946年7月31日授陆军中将衔。

    钱伦体生于光绪辛卯年十一月初二(公历1891年12月2日),父钱敦洽,绰号海太爷。

  钱伦体前妻郭宝钗,石砩人。侧室杨菊芬,又名敏如。早年,浙江省主席陈仪曾亲笔书写横幅“铁胆佛心”赠送给伦体,“铁佛”一名就这样传开了。

  钱伦体童年入书塾,后进入阳山书院。民国14年(1925)入杭州高等小学堂,毕业后进杭州府中学,中途因故辍学回乡,曾任长乐初级小学教师。其时,他在与同校史地教师闲谈中,深知满清政府腐败无能,使中国遭受世界各列强的侵略,丧权辱国,割地赔款。所需银两向老百姓摊派、榨取,造成人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且各列强已有瓜分中国之虞。从此,在钱伦体的头脑里种下了“如何拯救中国,应该是当务之急。”

  从 戎

  政府腐败,百姓疾苦。钱伦体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其时,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满清,建立了民国,钱伦体油然产生跟随孙中山,为革命献身的决心,毅然投笔从戎,先入中华学生军,响应北伐。不久,他被录取在南京入伍生队,送武昌陆军第二预备军官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在第二炮兵团服役。六个月期满又入保定军官学校炮科第三期。至民国5年(1916)冬毕业,分配至浙江陆军第一师炮兵团任见习官,驻扎杭州。民国6年冬,受命援闽。伦体随军入福建漳厦。但因他力主护法、护宪,自知为部队所疑忌,遂辞职入孙中山所辖的闽南靖国军。在职三年,作战数十次,因功逐级升至中校支队长。可惜该部军饷靠苛捐杂税,甚至向殷户、侨眷摊派勒索,形成绑架,为害良民。钱伦体非常不满,曾在会议上提出阻止未果,遂于民国9年(1920)愤而辞职回乡省亲。

  民国10年(1921)春,钱伦体再入浙军一师候差,至11年补少尉排长。12年应湘军同学之邀,任湖南督军第三师军官讲习所上尉教官。13年春晋升该师炮兵团少校团附,兼军士训练队队长。这年冬接浙军第一师师长电召,回浙途中,该部已沿津浦路北上,钱一直追赶至临淮关,被委为该师骑兵队上尉队附。时,当面之敌为鲁军诸玉璞部,第一师任务是渡黄河任右翼迂回攻击敌军。然而官兵少出征,无经验,畏葸不前,钱见此情景,立即建议组织敢死队自任队长,在骑兵中选拔身强力壮健儿20余人,直冲至敌前数百米。其他官兵见状,均抖擞精神,随后紧跟。敢死队一举冲入敌驻村寨,俘敌连长以下80余人,枪支40余支。这次战役,大获全胜。钱伦体因此提升上尉连长。不久又升任少校营长。

  民国15年(1926)浙军一师加入国民革命军改番号为第18军,钱又以战功显赫升任中校营长,随国民革命军北伐,继而调任上校团长。部队又由江苏沿运河线,达三叉河折回山东沂州、蒙阴、费县而至淄川、博山,再经明水、济南越黄河,过德州,直到天津附近的束光线,将敌击溃,北伐暂告一段落。

  民国18年(1929),该部缩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六师,钱任该师32团团长,驻江苏宜兴。20年春,由第六师第二旅副旅长晋升为国民政府警卫二师第四旅少将旅长。未几改番号为88师第264旅旅长。

  钱伦体从军以来,从福建中校辞退还乡,重新从少校起步;后从湖南回浙,又从少校退到上尉,能上能下,毫不计较个人得失,反映了一个革命者的高贵品质,使人钦佩。

  抗 战

  1931年9月18日,日本帝国主义突然武装侵略我东北,制造了“9·18”事变。时,钱伦体眼见东北大片国土沦陷,不禁义愤填膺,与同僚联袂请缨未果。翌年1月28日午夜,蓄谋侵占上海的日寇,以保护侨民为由,突然出动海陆战队进行袭击,制造了“1·28”事变。驻守上海闸北的19路军总指挥蒋光鼐和军长蔡廷锴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在全国人民的抗日热潮推动下,率部奋起还击。

  抗战爆发了,为支援19路军作战,87、88两师合编为第五军,由张治中指挥于1月30日发布命令驰援。钱伦体甚感誓灭日寇的机会来了,他写信给朱绶卿,决心誓死杀敌,为国捐躯,托朱某在他殉难时,代为照顾家属,并教养他年幼的子女。朱接信后,感激涕零,立即复信,嘉其壮志,并将其家属移居花牌楼32号。

  第五军于2月13日集结于上海近郊,16日接受任务担任右翼防线。师长俞济时率领的88师占据由江湾北端经庙行镇、圆巷至蕴藻滨南岸一带,命钱伦体所属264旅布阵于江湾至庙行一线。2月22日凌晨1时,日寇2万人(一说3万人)向我88师阵地发起进攻,集中炮火,连发三、四千发,我军所有阵地大部被毁。拂晓,敌又乘大雾弥漫,以纵深、重叠配备,向我军步步紧逼,战斗异常激烈。我军拼死抵抗,敌军反复冲击,形成拉锯战。天亮后,敌飞机、大炮齐发,我军伤亡更大,至上午7时,守卫麦家宅官兵死伤过半,增援部队又因敌炮火猛烈,无法进入阵地。双方战斗激烈,但因俞师长指挥若定,官兵奋勇抵抗,阵地依然未动。9时许,钱伦体所辖的527团第3营营长陈振新壮烈殉职,同时大、小麦家宅遭敌突破。为夺回阵地,钱伦体亲率528团两个连,乘敌立足未稳,抱定牺牲决心,誓死喋血沙场,投入反击,决不让敌野心得逞。但很不幸,刚接管第3营营长一职的吕义灏因脑部中弹,壮烈牺牲。钱伦体本人也因胸部中弹,负了重伤。医务人员迅速为他堵住伤口,送旅指挥所包扎。副旅长陈晋民见状,劝旅长速送后方医院治疗。然钱伦体却拒绝说:“战况紧急,阵地未复,职责所在,应继续指挥作战。”他裸住伤口后,立即回到前沿阵地,继续奋战。这一举一动激励了手下官兵奋勇杀敌,充分表现了革命军人视死如归的英勇气概。在这场战斗中,迎头痛击了日军精锐部队,扫掉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大长了我军威风,也鼓励了中国人民的民族精神和抗战意志。这在“1·28”淞沪抗战中具有特别重要的地位。当时各方人士都一致称赞庙行战斗“是沪战中我军战绩的最高峰。”23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电勉抗日将士称:“顷接战报,知我军于昨晚奋勇鏖战,三路皆捷,歼敌殆尽事情,查我军以必死之决心,于暴日犀利武器之下,节节抗战,所向无前,维持国家主权,彰显国际正义,捷电频传,庆慰弥深……。”等语。庙行一带是这次淞沪战役中最激烈的场面。在这场战役中计弊敌第九师团及久米混战旅团精锐数千人,具体情况,如前所述。但我军伤亡也很惨重,仅264旅所属官兵除旅长外计副旅长及营长4人、上尉12人、中尉30人、少尉8人、准尉16人、士兵499人。战斗至3月4日,庙行之战,最后获得空前大捷,光复上海。是日,百姓欢呼雷动,奔走相告。

  钱伦体在这次战役中铁胆忠心,被誉为抗日英雄。在上海出版的“1·28“淞沪战役画册中记载了他的照片和事迹,以志纪念。

  治 疗

  钱伦体负伤后,住进杭州广济医院(浙二医院前身)疗养。因弹穿左胸,左锁骨被打断,但身体尚好,体温仅比常人高出1—2度,脾胃颇健,医生嘱其要好好保养,结果经年才愈,左手从此萎缩,无法复原。

  在钱伦体住院期间,前往慰问的人络绎不绝,除当时的省政府人员外,还有省立高中和杭州市民,省教育实验学校也派代表前往慰问。

  钱伦体因在这场战役中英勇善战,重伤也不下火线,被授予“青天白日”第10号勋章一枚。

  钱伦体出院后,于民国22年(1933)春调任为南京江宁要塞司令,24年调87师副师长,25年夏调徐海师管区司令,26年晋升陕西第九补充兵训练处中将处长,兼城固、西乡、石泉、安康区警备司令。31年又奉令调川驻防水川,继又调军政部中将副部长,最后为国防部中将高参职。这些调动都照顾了他这只手不能复原的缘故,让他不要再上前线了。

  回 乡

  抗战胜利,钱伦体回到南京,预感今后趋势必将开始国共内战,他不愿意中国人打中国人,和冯玉祥等几十位将领发表申明:反对内战。并毅然向军政部提出辞呈,要求退役回乡,终于在1946年秋得到批准,退役回到自己的故乡——长乐镇。他回乡后,第一件事是向长乐镇中心国民学校,捐资10亿元(当时物价学生书簿代管费高年级200元、中年级150元、低年级100元);第二件事是独资在村西首的长潭水堆建造纸厂,利用山区毛竹造纸,还请来一位日本人做技师。经两年,纸厂将建成时,结果半途而废。

  其间,钱伦体还担任长乐镇镇长一职。就在此时,吴万玉当上了县长,到处抓捕共产党人,白色恐怖遍布全县各地。也就在这时,四保(今四村)成立了一支18结拜的队伍。钱伦体预感这样会惹人怀疑,建议他们改成“修路队”。修路队成立后,特地去长乐至新路廊(今马面)那边修了一段大路,以遮掩别人耳目。后来,他们又承担起护坂的任务,以保护庄稼为名进行活动。此后,钱伦体的家——五村的东边台门,成了这些人常来常往的场所。这样一来,既是钱伦体保护了他们,也是他们维护了钱伦体的安全,互相得到支持。突然在这支队伍中四保的钱松初(地下党员,与东边台门只隔一条路)被吴万玉抓捕,钱伦体也曾向吴万玉的秘书提出抗议:“为什么到我地盘来抓人,不向我打招呼!”

  病 终

  民国38年五月,伦体寄寓杭州。第二年,人民政府开始“反动党团登记”工作。这时,钱伦体想:自己没有打过共产党,留在大陆总不成问题。但时局越来越紧,伦体渐渐觉察形势对自己不利。一天,他草草收拾一些钱物,突然出走,经上海、过湖南、江西、广州,辗转到了香港。他在港期间,因随身携带的仅有钱物用光了,在香港又无亲无眷,年逾六十,生活极端困难,至1951年只身申请去台,在台20年,全赖政府抚恤,以退役中将半薪待遇颐养天年。

  伦体在台湾,住在松柏新村,幸有长乐同村人远房宗侄钱志高照顾,但因年迈力衰,至1976年开始感觉体内常有一股气自胸至胃回旋,以致经常感到胸闷、气喘、心跳过速等状,回想当年枪伤住进医院愈后回家时,亦有此情,经吃了很多帖中药才愈。这次一定是旧病复发,已找不到当年药方,何况年事已高,延至1979年5月21日终老于荣民总医院。

 



分享按钮>>【民俗年文化】您可知传统美味佳肴——八大碗
>>【民俗年文化】春节从初一到十五的讲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