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暄妻安康郡太夫人胡氏墓志铭

    中华钱氏网 2016年2月20日 中华钱氏网


  夫人胡氏,故宝文阁待制、通议大夫、彭城开国钱公讳暄之配也。其先居婺州之永康,曾祖瀫,大理寺丞。祖承师,尚书吏部郎中、赠礼部侍郎。父贲,右班殿直,母朱氏夫人。幼失所怙,世父尚书公则爱其容徳有异,亲鞠育之。尚书为三司使,徙家开封,遂为开封人。彭城公,吴越忠懿王之孙、英国文僖公之子,少以文学有声场屋间,英国夫人尤所钟爱,慎择昏姻,闻夫人之贤,遂委聘焉。钱氏宗族盛大,夫人入门,内外莫不赞。贺从姑,入见仁宗,面赐冠帔。彭城公升朝,封文安县君。夫人孝于姑、顺于夫、和于娣姒,待上下亲疏皆适其宜。性寛裕凝重,虽燕必庄,未尝有疾言遽色,闺庭自肃。彭城公不殖财产,累官列卿而家甚清约,夫人能安之,称家之有无以遇亲宾,教诸子有法度,故皆谨饬自立。熙宁中,仁宗女周国大长公主将下嫁,神宗择主壻,欲得士之敏秀而文者,夫人之子景臻在选中。帝见其名氏曰:“此大勲之后,忠孝之家,当无以踰矣。”召见大悦,即诏以景臻尚主,擢彭城公少府监,进封夫人同安郡君。入谢禁中,帝劳问甚渥,顾谓近侍曰:“温厚若此,宜其有令子也。”再锡命服。彭城公出守南阳,夫人入辞,帝见所进名犹称郡君,诏封永嘉郡夫人。是日三宫幸后苑,因留侍宴。在邓得风痺疾,大长公主遽入面请,遣其子景升省疾,诏乘驿以往。彭城公还朝,赐第于苑城之北,与主第相望。初,神宗诏陈国长公主等行见舅姑礼,及大长公主出降,中书请如故事,帝曰:“大长公主朕宫中每见必拜,虽皇太后亦叙姑嫂之仪,不可与朕诸妹等也,宜依兖国公主之礼。”然大长公主天性孝恭,每见夫人,亲执妇道,㫖甘温凊,唯恐不至。夫人春秋既髙,恬愉安养十有余年,岁时家人献寿,彩服戏膝下,孙曾满前,未始以贵盛自骄,尝谓人曰:“吾何以致之此,自钱氏徳泽长远尔,吾敢忘平昔乎?”今上祀明堂,加安康郡太夫人。夫人笃信释氏,晩年深究性理,恶杀生类,未尝鲜食。将终,方昼寝,谓左右当掖我兴正坐,奄然而化,时元祐五年十二月丁巳,享年七十有六。上与太皇太后、皇太后遣内嫔临奠,赐白金千两。皇太妃、淑妃亦问卹相继。大长公主为姑行服,哭临如礼,太皇太后闻之,遣使赐缟帛二百疋。子男十二人:景杰,成都府温江尉,早卒;景畧,右朝奉郎,景歴,右奉议郎,先夫人而亡;景升,右朝散郎;景棻,右宣徳郎;景孺,保静军节度推官;景勲,复州玉沙县令;景规,集庆军节度推官;景臻,随州观察使、驸马都尉;景振,右班殿直;景持、景特皆右承务郎。女二人:长适朝散大夫、少府少监吕希绩;次亡。孙男女四十四人:忱,右骐骥副使,及次男宜春郡主,及次女,皇家所自出也。恢,前汝州司理参军;愷、博皆右班殿直;怿,潞州司理参军;悌,颍昌府法曹参军;㥠,陈州司理参军;愉,太庙斋郎;忭、慎、愭皆假承务郎;懈、忻、恦、惕、恜、恽、□、悟、㦢未仕;二未名。女适宗室右卫率府副率令珂;次适右班殿直夏大章;次适宗室右千牛卫将军令珪;余在室。曾孙男女六人。彭城公以元丰八年薨,葬开封府祥符县魏陵乡。诸孤将以夫人捐馆之明年二月辛卯合祔,以少府少监吕君之状问铭于太史氏,不惟纪夫人之懿行,亦所以见本朝家法之正也。铭曰:

胡本姚氏,帝舜之胄,爰及太姬,实启厥后。钱以吴越,入为帝臣,毓庆蕃昌,世惟有人。忠懿之孙,文僖之子,夫人宜家,并受多祉。仁宗天属,神考择配,夫人有子,以贤克对。夫列近侍,启封大邦,赫奕宠荣,一世之光。寿考令终,归从皇辟,魏陵之原,閟此幽刻。

《安康郡太夫人胡氏墓志铭》原载《范太史集》巻四二,清代的《四库全书》、今人编著的《全宋文》卷二一五三均有收录。

 



分享按钮>>【何氏网新闻】肇庆何氏总会致怀集县庐江助学慈善协会春节联谊茶话会贺信
>>钱暄子孙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