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氏当代人物录】女红军安秀英老人享年97岁

    中华安氏网 2011年5月18日 安双通提供


 【安氏当代人物录】女红军安秀英老人享年97岁
 
  女红军安秀英老人于2011年1月28日在小金县人民医院因病逝世,享年97岁! 
  他们在长征大历史的集体记忆中可能无法被提及,但他们出生入死的个体经历应该永远被铭记。    作为妇女独立团中一员,安秀英在长征途中遭遇土匪冷枪。   
  ●打仗时,我们打扫战场,收缴武器,还抬担架、修工事,运粮食弹药、抬伤员。当时后勤的活都是女兵干的。
  ●不打仗时,上午打毛线,一个人半斤,打草鞋,下午到处去挖野菜,因为粮食经常会不够。         
  ■人物简介
  安秀英 97岁,1914年出生于四川省阆中县,1933年参加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团。1935年7月,长征途中,她在四川黑水遭土匪袭击受伤,养伤时被土匪抓走,被迫当了5年土匪头目姨太太的丫鬟,后来逃出,但未能找到组织。
  一直到1984年,她的红军身份才被证实。  
  ■长征揭秘 
  邓颖超等32名女红军随军长征 
  长征出发时,有32名女红军随军出征,其中30名最终到达了延安。 
  30名女红军中,一部分是中央直属机关负责人和领导干部的夫人,如邓颖超、康克清、蔡畅、贺子珍、刘英、金维映、刘群先、肖月华等;一部分是卫生部门的女同志,如邓六金、刘彩香、李桂英、陈慧清等;还有一部分是工作组的成员和政治战士,如李伯钊、王泉媛、危秀英等,她们的任务是调查土豪、宣传群众、寻找民夫,政治战士还要随担架行军,做好担架排和运输班工作。
  据介绍,参加长征的女同志要经过体检,身体合格者才能随部队行动。中央领导的夫人和担任了中央直属机关领导职务的女同志,可以不用体检,但是否随军转移,由中央书记处和组织局决定。最初确定参加长征的女同志共有34人,包括彭儒和贺怡,她们因为自己的丈夫陈正人、毛泽覃留在苏区坚持斗争,后来没有随中央红军主力长征。长征出发不久,又有两名女同志因病返回苏区,最后到达延安的女红军只有30人。

  作者:安双通 (2011-4-12 20:47:50) 

  巧当红军
  长征经历   过草地毛主席为我们鼓劲
  刚开始,安秀英搞后勤,还举例说“纺毛线的线是细的,作绑腿的线是粗线”。记者问她“参加过战斗没有?”,老人回答说:“第一次见连长开枪,很害怕,就跟着乱放枪。”
  “后来就不怕了”,老人边说边慈祥地搂着跑过来的三四岁大的重孙子,“你不打他(敌人)他打你”。安秀英介绍,之后的战斗她消灭了多个敌人
  1935年,安秀英随红四方面军从川陕苏区参加长征,此后爬过雪山、走过草地、参加过多次激烈的战斗。记者问“是哪一年?”,“那时候白天睡觉,晚上行军,走过的很多地方记不起来,一些时间记不清楚了”,老人摇了摇头。
  老人记得比较清楚的是,当时妇女独立团过草地时,周恩来安排她们走在前面,途中很多姐妹走不动了,这时毛主席摇晃着捡到的一只死羊皮为他们鼓劲,大声对她们喊,“红军妹妹,赶快过草地,过了草地就可以打牙祭了”,后来她还看到藏民将毛背心送给毛主席御寒。
  “你记得毛主席长得啥样子”,记者随口问了一句。“啥样子?咋的说呢“,老人还有些忸怩……老人还记得,几百人的红军妇女独立团过草地之后只剩下30多人了。“过河时,我们没桥,女同志和男的一样,再冷的水也要跳水趟过去,水都到这里了”,老人边说边把手放在下巴上比划着。  黑水受伤    两颗子弹钻进右大腿 
  据老人回忆,1935年,在配合主力攻打剑门关的战斗中,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团在两三天内击垮了敌人几千人的进攻。后来在汉藏杂居的杂谷垴地区,该团又奉命全歼了据守喇嘛寺的土匪,缴获粮食、布匹、盐等无数。
  1935年4月,红军独立团在江油与国民党部队有场恶战。邓锡侯在蒋介石和刘湘的支持下,决心率大部队与红四方面军在江油决战。红军连日攻江油坚城未下。邓锡侯企图出奇兵偷袭红军侧翼牛头山。妇女独立团请战,在她们坚守的牛头山阵地上,战况十分激烈,后来在其他红军部队的支援下,妇女独立团取得胜利。
  “我随部队在过黑水时受了伤,现在这里还经常疼”,老人指了指右大腿说,“两颗子弹从这里钻了过去,没伤到骨头,扎进肉中,划出8厘米长的伤口。因当时红军医疗条件有限,卫生员划开安秀英的伤口,将子弹取出后进行了简单的包扎。
  这次战斗老人清晰地记得发生在1935年7月,土匪躲在山上的树林里,等红军走进就放冷枪,还抢走了红军的枪支马匹,好在没有伤害红军伤员”。安秀英就是那时受的伤,后来被放到藏民家中养伤。一段时间后,她和其余几名流落的战友一起前往四川丹巴县联系组织,但未能如愿。

  作者:安双通 (2011-4-12 20:48:31)

  解放之后当选女村长
  安秀英就来到了小金县城。在这里,安秀英无亲无故,只能靠为富人打短工维持生计。一个独居的老婆婆看她可怜,便收留了她。在这个老婆婆的牵线下,安秀英认识了贫农杜汝德,两人感情逐渐加深。1940年,两人结为夫妻。1941年,他们有了第一个孩子,不幸的是,这个孩子天生残疾,生活无法自理,老人一直照顾他至今。之后,夫妇两人一直在小金县汗牛区为地主做帮工。
  1951年,小金县解放了。安秀英被选为汗牛区潘安乡潘安村村长,杜汝德也被选为村贫农协会主席。解放初期,村长的主要工作是斗地主、分田地。“没收了一大盆金银财宝,都交了公”,老人用手比划着说,“我的工作就要让地主不要捣乱”。
  1958年,天灾再加上人祸,全国很多地区闹饥荒,潘安村也没有幸免。“很多人吃野菜”,一旁的杜宇仁说,当时他已经十几岁了,对当时的情景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每人定量供粮,每顿饭2两粮食,我们是每月18斤粮食,母亲是每月26斤,我们根本不够吃的,就吃母亲的。”说完这句话,杜宇仁还冲母亲笑了笑。
  饥荒延续到1959年,那一年杜汝德患病,因饥饿病情加重,已经病入膏肓,后来安秀英从山上捡回了一块动物骨头,做成骨头汤让杜汝德喝下去,病情有了好转,休养几天,竟奇迹般地渐渐康复了。     安秀英不仅救活了丈夫的命,也救活了全村人的命。“村里没饿死一个人,我让村民把粮食都匀一匀,保证每个人都有吃的”,安秀英对当时的情景记得很清楚,“后来村民都说我‘干得好’”。
  因为这件事办得漂亮,安秀英赢得了村民的信任,从1951年到1978年,安秀英一直被村民推选为村长。1960年,小金县、阿坝州的领导要安秀英到县上、州里去作报告,“州长对我说‘你宣传一下经验’”。

 



分享按钮>>安徽金寨晏姓家门聚会上海和风大酒店简况
>>【安氏当代人物录】安平生 安贤佩 安德烈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