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著名国画家-戴敦邦

    中华戴氏网 2012年6月13日 中华戴氏网


戴敦邦(1938年-),中国现代著名国画家,自号民间艺人,江苏镇江丹徒石马乡人,1956年毕业于上海第一师范学校,任《中国少年报》、《儿童时代》美术编辑,1976年入上海工艺美术研究所,上海交通大学美术研究室副主任,后担任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直至退休。

  因长期创作连环画,一度被推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连环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又担任过上海道教协会副会长和上海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

  多数作品为依附于中国古典文名著和古典诗词的插图,如《红楼梦》、《水浒传》、《三国演义》、《聊斋志异》、《西厢记》等,是蜚声海内外的中国画大家,也是深受读书人喜爱的插图艺术名家,连环画家,上海交通大学艺术系副教授、人文学院教授。他早年曾任文艺出版社装帧设计师,插图艺术自然当行。后调任大学教授绘画,出版界仍对他紧追不舍。擅人物,工写兼长,多以古典题材及古装人物入画,所作气魄宏大,笔墨雄健豪放,形象生动传神,画风雅俗共赏。

  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戴敦邦古典文学名著画集》,荟萃其1970至1997年间如题代表作一百六十余帧。 他的主要作品有《戴敦邦水浒叶子》、《水浒人物一百零八图》、《戴敦邦水浒人物谱》、《红楼梦人物百图》、《戴敦邦新绘“红楼梦”、《红楼梦故事连环画》、《戴敦邦绘画粉本精选》、《戴敦邦古典文学名著画集》、《戴敦邦图说诗情词意》等。连环画代表作品有:《一支驳壳枪》、《水上交通站》、《大泽烈火》、《蔡文姬》、《黛玉焚稿》等.彩色连环画《陈胜吴广》、《逼上梁山》、《戴敦邦新绘长恨歌》等在国内外获奖。他为英文版《红楼梦》、《封神演义》以及人民文学版的《水浒》、《曹雪芹》等绘制插图。1984还精心绘制了《牡丹亭》邮票。

   戴敦邦先生的画在美术界被圈内人所津津乐道,如《戴敦邦新绘全本红楼梦》、《戴敦邦道教人物画集》、《戴敦邦新绘全本水浒传》、《长恨歌》、《聊斋》、《石壕吏》等,这些画作早就得了我的景仰。读他的画册,让我在视野上、精神上受到他的大气画风的洗礼,也带来精神上的升华。

  然戴先生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与濡养,他的画有着独特的风格,有着中国民族艺术的精神,正如蔡若虹先生在《戴敦邦连环画集》中序言所说的“戴敦邦画了很多画,连续性的插图以及四扇屏等等。他的作品可贵之处,是始终不脱离群众,始终说中国话(虽然有两三种不同的声音),始终不跟着外国画家的屁股后面跑。他没有强调百花齐放而不提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他是一个真正的爱国画家。”蔡若虹先生对他的画品给予极高的评价,当不为过。戴敦邦不仅画品好,人品也是有口碑的。如:中央电视台拍摄电视连续剧《水浒传》,专门请他为该剧中的人物造型,并说:“绘制所给他的费用不是很高。”戴敦邦听后回说:“不给钱也画。”从他的身上可以看出,人品高于画品的艺术价值观。

  对于外来动漫与中国连环画,戴敦邦却抱着一股爱国热情,以他的学识,非常中肯地说;“外来的动漫实在是种文化垃圾。这将会被人逐渐认识清楚的,在艺术上似乎它根本不属此范畴的无艺可言,和任何可比性,艺术贵在塑造生动而有个性的性象。现在流动的动漫都成为千篇一律不分中外古今一个统一的共同符号,而且渗透到文化、社会、历史诸多领域。并铺天盖地使年轻一代错误而被迫为唯一的认同感,消蚀了自己的民族感情,这是十分危险的,这以经不是动漫取代不取代连环画的事情,可以说是民族文化的灾难。”

  作为蜚声海内外的大画家戴敦邦,我早就知道他的大名。在相册中找到了我与戴敦邦夫妇以及作家、画家等人在一起的合影,使我记起,我与戴敦邦先生第一次见面却是在乍暖还寒的季节,2003年2月上海仰光大酒店的餐桌上。那天,他身着中式对襟棉袄,慈眉善目,带着一副眼镜,正襟危坐,不善言辞,也不高谈阔论,颇见出一种君子自知的尊严和朴质风度,让我心生敬意,从内心产生了敬仰之情。

   当今沪上画坛,集国画、连环画、插图于一身的戴敦邦先生,已近古稀之年的老画家了。他从上海第一师范学校毕业后,1957年进入上海《儿童时代》杂志社从事插图工作。由于,他在连环画上作出了很高的成就,1979年经著名漫画家丁聪、方成俩先生的推荐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1981年调入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绘画,任艺术系主任。由于钟情于绘画,不久又辞掉了系主任职务。正如他自己在创作手记中所言:“吾以画为主,画以吾为友。”自成年以来,梦醒诱惑,几乎尽在一个“画”字。

  戴先生是著名的人物画大师,他除了绘画以外,对戏曲、音乐、舞蹈,中国古典文学都有着广泛的兴趣。他长于南方的雅曲,并能哼唱昆曲,更喜欢的是北方古老的秦腔,崇尚秦腔的阳刚豪放的气息,并认为秦腔高亢悲壮,有着一派阳刚之气。他酷爱中国古典文学,半个世纪以来,画过《水浒传》、《三国》、《西游记》、《红楼梦》……,然戴先生所选取较多的还是古典题材的绘画形式的创作。譬如:他画白居易的《长恨歌》,用非常细腻的笔法,把杨贵妃的美丽和丰腴的身材表现得淋漓尽致,从而反映了在唐代的当时审美情趣,正是符合了古人的审美观。他不仅是人物画大家,而且还是中国唐代文学会会员,中国红楼梦研究会会员。更多的而是画《红楼梦》。画册中的人物不论是贾宝玉,或是林黛玉,这些人物的站立或坐姿,眼神举态,神态各异,栩栩如生。他画过一幅清瘦的《曹雪芹著书图》赠送给海外红学大家周策纵先生。周策纵又在其画上题词而自己珍惜地收藏着,则就有了一段文苑逸事。戴敦邦又是《外文版红楼梦》的插图作者。画册中的人物形象,生动的脚本于清朝历史有着双重的阐释作用,尤其夺人眼球。

   他画《米芾拜石图》的扇面与著名国画大师程十发绘的《岁寒三友图》扇面,在台湾“国父纪念馆”展出,颇得两岸文化界人士的青睐。

  近来,戴先生又接受了作家出版社的邀请将与刘心武合作创作一本《金瓶梅》的人物评传。这本评传,刘心武以文字来评论,戴敦邦则以画来评说。他的修养颇深,能接受民间画的影响。在绘画的表现方法里都有着新的开拓。以人物画为见长,长于人物的神态,善于点染,线条强烈,描写尽致,使其画自成一格,标志着人物画的重大变化。从他的绘画作品中可以看出,文化的传承在作品中表现的尤为突出,这不仅是他的艺术上的造诣深,更是他丰厚文化内涵的外延!

  戴敦邦现任中国连艺会副主任,上海连艺会主任。自称“民间艺人”。一生钟情中国画,连环画。他仍像传统士大夫那样,在书画中寻觅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2002年他带着沪上范生福、孙愚几位画家以及史力群先生创办了一个以连环画为专业性的刊物,取名《连博》,用鲁迅先生手迹。戴敦邦亲自但任总监。办刊的宗旨是正本清源,求索发展。旨在这个艺术世界里宣传和拯救独具民族特色的连环画。追求连环画根源,报道连坛动态,展示当代连坛画家的时代风采和创作成果。我手中拥有《连博》的创刊号,扉页上有戴敦邦、范生福、孙愚的签名,那是值的收藏的。

  上海老作家沈寂先生的长篇历史历史小说《大亨》,被《新民晚报》连载,远在北京的华君武先生看后就立即写信给沈寂说:“应请一画家插图,我想非戴敦邦莫属。”然而,戴敦邦以饱满的热情,用国画的技法,采用传统的白描手法,线条流畅,黑白分明,历时7个月的时间创作完成了连环画《大亨》。此画册长达290幅,文图相得益彰。真是艺贵创新,先生得之。《大亨》的出版,轰动了上海的画坛,并赴比利时“首届中国连环画展”参展,《大亨》被称为当今的连环画经典之作,更体现了他严谨,新的创作态度和深厚的艺术造诣。

  任何一个艺术大师,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从事的艺术始终有着锲而不舍的迷恋,并且在追求过程中不信地打破、反叛、变更和创新。戴敦邦也是如此。他以自己的天赋与不懈的努力,开创了连环画的新风,《大亨》就是明证。由于他不断汲取古人绘画的精华,逐步形成了质朴、凝炼、深沉厚重的创作风格,使他成为连环画坛上的一位高手。他的画在连环画界有很大的影响,甚至在边远地区都深知其大名。2005年戴敦邦赴东北沈阳参加“王弘力从艺五十周年学术研讨会”期间,便与几位画坛同道到“鲁迅美术学院”拜会95岁高龄的“湖社”画会元老晏少翔。在校区的一隅,被鲁迅美院的学生晁嵩相认后,即后退三步,单腿跪地,右手直伸触地,向戴敦邦行旗人礼节,大声言道:“小的连环画孙子晁嵩,给连环画爷爷请安!”此事已在连环画圈内已传为美谈。戴敦邦在“鲁美”遇到的“跪拜礼”,则充分体现了青年学子们对戴敦邦的画是非常地敬佩,也是对画家的景仰。

  一位哲人曾经说过,平朴是一种深刻而深厚的美,真诚则是这种深刻之美和深厚之美的本质。画家戴敦邦的绘画艺术就充满着平朴的性格和真诚的德行。他创作的国画、连环画更显示出”平朴“、”真诚“的魅力。戴敦邦在国际上享有人物画大家的声誉。1988年名列英国剑桥《世界名人录》,并受聘于国际名人传记中心理事。他的画受到了华裔爱国侨胞们的欢迎。画本无言,画家所说的或许都在画中。他的画有口皆碑,影响深远,也是公认的画中国古典文学作品独树一帜的卓然大家。

创作出版著作

 《牡丹亭》(英文版)

   《戴敦邦新绘全本红楼梦》

  《自说自画》(专著)

  《画余笔墨》

  《戴敦邦艺术随笔》

  《戴敦邦画诀谱》

  《戴敦邦图说诗情画意》

   《戴敦邦古典文学名著画集》

  《红楼梦》连环画和八大样板戏(主绘)

  ……

 

 

 

 

 

 

 

创作手记心得

  吾以画为生,画以吾为友,自成年以来,醒梦诱惑,几乎尽在一个“画”字。此种澹然生涯,或许在旁人眼里,犹似闲云野鹤,无拘无束,其实个中甘苦,唯心独知。

  春光秋阴画卷裹,情丝意绪笔墨中。这多年来,吾之所绘,大凡二类。一是任务之作--恪守职责,谨尽义务,虽有即兴得意之墨,而大抵循源依本,中规中矩,不敢以谬误人。至若应卯应酬,偶尔为之,搁笔辄不记怀。 二是以中国古代文史为题材之作--始缘于书报界嘱 约,恰合吾素常志趣,于是渐成创作重心所在,用力亦勤。

   作中国画,案前省不了砚池、水盂、笔洗、笔筒之类,故画界同道喜以“坛坛罐罐”谑称自家作品。今奉于读者面前的,就是经吾反覆摩挲、伴吾度过无数寒暑晨昏的旧坛土罐。集内之作,皆取材于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上自神话盘古开天辟地,《诗经》《楚辞》 ,中及唐诗宋 词,下逮元明清戏曲小说;以名著插图为多,有组画、独幅画、长卷、人物造型等形式,共计一百六十余幅;创作时间为一九七○至一九九七年间,略以所本原著问世次第编列。

  中国的绘画与文字,同根孪生,诞于生产劳动,萌于生活记号。如象形、虫书,描摹实物 形状,亦字亦画。溯寻现行众多汉字结构形成过程,也不难发现其对图画抽象的轨迹。世界上唯汉字与绘画,有此天作之合的奇特姻缘。 中国的绘画,与文学有着十分亲密的关系。绘画与文学都是独立的艺术创作样式,各具表现特质,然又都是创造美、传播美的活动,相互颇饶沟通。就作者言,多不胜举,如东晋顾恺之,既是画家,又是诗赋作家;唐 代王维的“画中有诗,诗中有画”,向受称羡;宋代苏轼、黄庭坚等,诗书画俱佳。就作品言,唐宋以来许多诗文名篇,原本就是题画之作,于是题画渐渐成了文学创作的独特题材。不过初时题赞图画的诗文,或另纸书写, 或书于卷一侧空白处,大抵还是各行其道。至明代,始盛行诗书画的拥抱,就是把诗文直接题于画面。作者题诗词章句于画面,藉以宣泄绘画形象所未能尽达的情感胸臆。例如,唐寅的一帧仕女画,因为有了“大都谁不逐炎 凉”的题诗,也便使此画顿增一层耐人咀嚼的深意。自古以诗意、画境为美之极致,而汉字与图画的天然亲缘关系,又使得汉字书法能经线条的抑扬顿挫、字体结构的变化组合,显示其艺术欣赏价值。不妨说,中国书法已具 现代审美意义的抽象绘画艺术特征。精妙的书法,给画面注入了一份别致的灵气。诗书画的有机融合,拓宽了图画的艺术视野,丰富了书画的审美意趣。当然,其主体仍还是画。这里有必要话及事情的另一面:历代有些在文 坛颇具影响的作家,并不工于绘画,却爱论画,兴之所至,也喜画上几笔。他们看重于画上书题文辞,有意无意欲以此遮补画之不足。由于忽视绘画表现手段,缺乏敏锐捕捉、生动刻画大千万物形象的绘画能力和艺术个性, 故其所作,图像空泛。古代绘画日趋程式化和概念化倾向的出现,与此种“文人画”的行世不无关系。

  文学作品,无论是抒发情感,演绎故事,还是描写性格,塑造形象,总以表现人物为轴心。人物画在唐宋以 后的画坛上却不占主导地位。古代人物画,强调封建教化功能,所绘多为圣贤忠良、道释神仙造像,其中虽有神采灵动的万功之作,但总体上只是提供让人顶礼膜拜的偶像符号,实在无法满足人们艺术欣赏的需要。此外,表 现仕宦贵族、隐逸之士的力作也不多见,而以下层凡众生活为题材的画卷更是罕见。

  明末陈洪绶(字章侯,号老莲)的崛起,给人物画坛带来了清新空气。清初吴伟业题刘源《凌烟阁功臣图》 云:“四十年来谁不朽?北有崔青蚓(崔子忠),南有陈章侯……陈生落魄走酒肆,好摹伧父屠沽流,笑偿王妪钱十万,稗官墨戏行觥筹。”如果说吴氏所咏还算客观,那么刘源对陈老莲的责难,正反映了那种长期来固有的偏见 :“独惜陈章侯精墨妙笔,不以表著忠良,而顾有取于绿林之豪客(指水浒人物),则何为者也?”殊不知陈老莲冲破传统,以其富于创新的妙笔,去表现“伧父屠沽”平民生活,绘画民众喜闻乐见的小说戏曲,拓展人物画的题 材,正是其难能可贵不同凡响之处。

   上面所言,乃吾编画集时闪过的片断想法。这些问题的全面透彻论述,绝非这里所能承担。中国古典文学名 著,是历经大浪淘沙而光芒四射的艺术瑰宝。画集与之结缘,无疑是沾了不少的光,好比是有了现成题目方向而作文章。集内之作,即表达吾对原著的理解,或者说是以绘画形式演绎的读后感。常言“诗贵含蓄”,诗句若一览 无余,不如无诗;然若无诗,也便失却含蓄的载体。诗画一理,画虽较诗更为直观形象,同样亦尚含蓄耐看。古典文学名著拥有广泛读者,而不同时代、不同经历的读者,对作品的理解和联想千差万别。吾之“读后感”,既欲发 表自己体会,又不妨碍观者的各自理解和想象,是为一难。古典名著所写的时代生活,毕竟距今遥远,如何恰当把握再现原著精神,又为一难。囿于自身素养底蕴,只能力求忠于原著,尽心勉力而为。画集中,或有持萤烛象得首失尾之弊,尚祈读者教正。
 



分享按钮>>戴凭(东汉经学家)
>>书法家戴明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