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氏文化古迹】颜真卿撰文记“斋会”

    中华田氏网 2014年1月8日 田绪科转录


 

颜真卿撰文记“斋会”

 

  唐朝“安史之乱”时,河南节度使田神功受命率兵救睢阳。打退叛军后,百姓十分感激他。后田神功大病,地方官设“八关斋会”为其祈福。颜真卿受睢阳官员之邀来到此地,亲身感受了官民拥戴抗叛英雄的真情,受请慨然书《宋州八关斋会报德记》以记之。后因种种原因碑文销声匿迹,费尽周折后终重立石碑,《宋州八关斋会报德记》复见天日。因是颜真卿真迹,《宋州八关斋会报德记》被拓印流传,远到国外,商丘的八关斋也因此驰名海内外。

八关斋

八关斋原碑

八关斋碑文

 

 设“斋会”为田神功祈福

 

  唐朝时期,睢阳(今商丘)城遭受了两次大的灾难。

  第一次是公元755年至公元763年的“安史之乱”,叛军尹子奇为切断唐朝从江淮物资基地调运物资的交通要道攻睢阳。张巡和许远等保卫睢阳之战历时10个多月,终因孤军无援,寡不敌众,城被攻破,张巡、许远为国捐躯,南霁云、雷万春等34名将领皆在睢阳遇害。睢阳兵民死于血战的惨痛,令人不敢回忆。

  第二次是在事隔3年之后,安、史叛军又一次包围了睢阳城,扬言要像上次那样把守城的兵民全部杀死。睢阳城内兵民想起上次被屠城的惨景,一片惊慌。城池危在旦夕,宋州刺史李岑等官员焦急万分。

  在兵民心如火燎之际,河南节度使田神功受副元帅李光弼之命,率救兵赶往睢阳。

  田神功,河北冀州人,家庭贫寒,但他勇于上进,执著于习文学武。天宝末年为乡里小官,后来逢上兵乱,有了用武之地,参加了保卫幽、蓟的战斗,并得以重用。上元元年,为平卢节度都知兵马使,兼鸿胪卿,于郑州破贼400多人,生擒逆贼大将4人,获数不清的牛马器械。上元二年,生擒逆贼刘展,送于阙下。因为立功,不断升迁,后任检校工部尚书、兼御史大夫、河南节度使。

  田神功深知救睢阳对整个战局的重要,为争取时间,他火速进兵。到睢阳时,叛军气焰正值嚣张,睢阳城岌岌可危。田神功不顾长途跋涉之苦,命士兵马不停蹄,人不卸甲,立刻和叛军展开殊死拼杀。通过两天两夜的浴血奋战,终于把叛军杀得落花流水,睢阳在十分危险的时候得救,兵民为之欢呼,对田神功感激不尽。

  公元772年4月,身为河南节度观察使、省知事兼御史大夫、汴州刺史、上柱国信都郡王的田神功重病,累月不愈。宋州刺史徐向等地方官为了奉迎田神功,出俸钱10万(一说30万),在城外开元寺设“八关斋会”,为田神功祈福。

  “八关斋会”是佛教的传统仪式,传说奉行八关斋可以摆脱生死轮回,以积德行善感动佛祖为人们消除灾难,应人所求。为了给田神功祈福,百姓也纷纷参与。大家按佛教“八关斋会”的内容设“八戒”(戒杀生,戒偷盗,戒邪淫,戒妄语,戒饮酒食肉,戒歌舞娼妓,戒着化鬟缨珞,戒坐高广大床),亦即“八关”,自行约束,意欲感动佛祖,降福于田神功。当时,邀请了1000名僧人赴会。一时,香、供摆满郊外,经声佛号昼夜不息,四乡百姓云集,车马塞道……这一感天动地的行动与医药治疗的效果发生了巧合,之后田神功病愈。

 

  颜真卿慨然书写碑文

 

  消息传出,四方震动。颜真卿听说此事,深为感慨。他应睢阳官员之邀,来到睢阳。

  颜真卿,字清臣,陕西西安人,祖籍山东临沂。其五世祖、曾祖、外祖父分别是北周、隋、唐初的文学家、书法家,其父颜惟贞以书草、隶字体出名。颜真卿继承家风,热爱文学和书法,26岁就踏上了仕途。因敢于直言上书,被宰相杨国忠及其党羽视为异己。“安史之乱”暴发后,他联合17个郡的兵马抗敌,被推为盟主,使叛军不敢急攻潼关。后任吏部尚书、御史大夫,后遭谗言而被贬。

  在睢阳,颜真卿亲身感受了官民拥戴抗叛英雄的真情。当地官员决定为此次“八关斋会”立碑以作纪念,请颜真卿书写碑文。颜真卿便慨然书写了900多字的碑文,题为《宋州八关斋会报德记》。文中说,在宋州百姓遭受那样大的劫难时,“非我公之救恤,则皆死于锋镝,入于煎熬矣”、“美政淳深,德风汪秽”……以炽烈的文字歌颂了田神功的功绩。碑为八楞,立于睢阳当时设斋的地方,全文镌刻于其上。因颜真卿在唐代宗时曾被封鲁郡公,人称颜鲁公,后人便称这块石碑为“颜鲁公碑”。因当时的“八关斋会”深入人心,此碑缘于“八关斋会”,后来的人们又简称此碑亭为八关斋。八关斋建立后便成商丘的一大奇观,遂成中原名胜。随着时间的推移,作为中国历史上著名书法家的颜真卿的笔迹也越来越珍贵。《宋州八关斋会报德记》被拓印流传,远到国外,商丘的八关斋也因此驰名海内外。

 

  唐武宗灭佛教毁石碑

 

  唐朝以道教为国教,但是佛道之争一直没有间断。到武宗李炎即位后,迷信道教,并拜道士赵归真为师,对其长生不老之术和仙丹妙药十分迷信。道士赵归真等得到武宗的信任,便宣扬佛道不能并存,还散布谣言说僧侣将取代唐朝天下。武宗信以为真,同时也认为佛教的存在影响了他修炼成仙,灭佛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公元842年10月,武宗下令凡违反佛教戒律的僧侣必须还俗,并没收其财产,之后便大规模的灭佛。

  在“州县震畏”的情况下,不但佛寺遭到灭顶之灾,而且与佛事有关的一切都受到惨重的毁坏。八关斋源于佛教,《宋州八关斋会报德记》的石碑源于先前佛教的“八关斋会”,当然难逃劫数。地方官只有将其灭迹,但因石碑巨大而沉重,难以搬动,只好将碑上的文字凿得面目全非后埋于地下。

 

  崔刺史苦心重修石碑

 

  唐武宗死后,宣宗即位,武宗灭佛的阴影渐渐消散。公元849年,崔倬任宋州刺史,这时与佛有关的事物已不再是问题了。崔倬重视文化,崇拜先贤,他到民间寻访时听人说颜真卿亲自书写的“颜鲁公碑”在几年前遭劫被毁而埋于地下,便命人从地下将其扒出。他见碑刻已无法辨其原来面目,深感可惜,想恢复原貌,一时又没有办法。有人告诉他碑刻曾被官吏拓过,他便想方设法查找拓本,费尽周折,终于在前宋州刺史的家中找到了拓本,命人根据拓本恢复了碑刻原样,并将其重新立于原处。

  清崇祯十一年,八关斋几近毁于水浸。后由张翮出资,将其迁至附近的高处,使其得到了保护。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对文物保护特别重视,当时的商丘县文化部门对八关斋进行了重修。改革开放后,八关斋又一次得到了重修。

  唐朝时的“八关斋会”因为与保卫睢阳重镇有直接关系,影响深远。颜真卿的书法被保存下来后也成为难得的珍品。历年来,《宋州八关斋会报德记》每字3寸见方的颜真卿的手书脍炙人口,不知引来多少文人墨客前来观赏和研究。碑上的文字虽然经过后人数次重拓,但仍然不失颜真卿原笔精神。颜真卿的手书为商丘增添了不少光彩。

 

     转录于:http://blog.sina.com.cn/s/blog_8f48ea300100uok1.html

 



分享按钮>>【田氏文化古迹】虞城田珍墓
>>【田氏文化古迹】田神功与“八关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