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发现房玄龄玄孙房愿墓志铭(图)

    中华房氏网 2008年8月27日 房爽


近日,洛阳一郭姓朋友从网上发现本网对房玄龄的研究比较深入,受友人委托,特将所收藏的一幅有关房玄龄玄孙--房愿 墓志铭的拓本影像传来,请我们协助考辨其真伪。据其透露,其友人手中可能藏有该碑原物。
据该墓志铭所载信息,碑主房愿,是房玄龄玄孙,吏部尚书房遗直曾孙,唐白洲司马房燕客之孙,房习祖之二子。目前因新旧唐书关于房玄龄长子房遗直后裔的记载中断了四代,因此,这份资料非常珍贵。而史籍关于房燕客、房习祖的记载仅见于全唐文的两篇文章(见附件)。

唐故吏部常选房愿墓志铭并序

(整理稿)

房氏之子,名愿,河南洛阳人也。其前出自唐尧之后,汉司空植之裔孙,隋司隶校尉彦谦之来孙,尚书左仆射、太子太傅、司空赠太尉梁国公玄龄之玄孙,礼部尚书遗直之曾孙,白洲司马燕客之孙,今太子舍人习祖之仲子。心明神清,节高气远;倜傥兴滞,纵横有识。赞著大夫陈元伯见而美之。将欲贶室,既而纳采,已在去秋,及平请期,亦许来岁。载廿七,斋郎出身,吏部常选。百丈之下木起于毫末,千里之驹发于跬步;悲微芳之易歇,痛坠业而难留。天祸吾门,归于汝。呜呼哀哉!享年廿九,以天宝五载闰十月廿二日*于东京怀仁里之私第,以其月廿五日薄西山葬于于三川乡之原,礼也。有志有业何疾殁于!
(目月)代未婚未宦,遂寂寞于幽泉,父哭弟哀,感伤行路,吾罢竹林之宴,永悼于汝,用痛于厥心。铭曰:


盛德有庆,宜尔繁昌。

昊天不惠,今则凋丧。

奈何珠玉,瘗此丘荒。

悲来望汝,松柏苍苍。

 

 

附:

全唐文●卷三百四十八
☆李白(二)李白《与韩荆州书》


  白闻天下谈士相聚而言曰∶“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何令人之景慕一至于此?岂不以周公之风,躬吐握之事,使海内豪杰,奔走而归之;一登龙门,则声价十倍;所以龙蟠凤逸之士,皆欲收名定价于君侯。君侯不以富贵而骄之,寒贱而忽之,则三千之中有毛遂,使白得脱颖而出,即其人焉。
  白陇西布衣,流落楚汉。十五好剑术,?干诸侯;三十成文章,历抵卿相。虽长不满七尺,而心雄万夫,皆王公大人,许与气义。此畴曩心迹,安敢不尽于君侯哉?  君侯制作侔神明,德行动天地,笔参造化,学究天人。幸愿开张心颜,不以长揖见拒,必若接之以高宴,纵之以清谈,请日试万言,倚马可待!今天下以君侯为文章之司命,人物之权衡,一经品题,便作佳士。而今君侯何惜阶前盈尺之地,不使白扬眉吐气,激昂青云耶?
  昔王子师为豫州,未下车,即辟荀慈明;既下车,又辟孔文举。山涛作冀州,甄拔三十余人,或为侍中尚书,先代所美。而君侯亦一荐严协律,入为秘书郎。中间崔宗之、房习祖、黎昕、许莹之徒,或以才名见知,或以清白见赏。白每观其衔恩抚躬,忠义奋发。白以此感激,知侯推赤心于诸贤之腹中,所以不归他人,而愿委身国士。倘急难有用,敢效微躯!且人非尧舜,谁能尽善?白谟猷筹画,安能自矜?至于制作,积成卷轴,则欲尘秽视听。恐雕虫小技,不合大人。若赐观刍(加草头)荛,请给纸笔,兼之书人!然后退扫闲轩,缮写呈上。庶青萍结绿,长价于薛卞之门。幸推下流,大开奖饰,惟君侯图之!


全唐文●卷二百三十八
☆卢藏用
○景星寺碑铭
户曹房燕客、兵曹苏、法曹庾德从、参军周仁、黎重炎、宗庭、普宁令曹风、贺川令王眺、渭龙令赵大贤、欣道令陈令高、北流令李奖、陆川令黎伯倍、陵城令严崇甫、随安令泰行儒、罗豆令胡行楚、宕昌令成等,学古入官,励精务,声高列き,化洽为邦。

 



分享按钮>>中国 当代 房姓世界艺术家名人
>>蔡侯叔度公陵园一期工程落成典礼暨古蔡文化研讨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