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宽传-中华房氏古代人物研究文章(房明毓)

    中华房氏网 2008年10月1日 房明毓


房宽(?— 1409年),明陈州(今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县)人。明代名将,官历济宁左卫指挥、北平都指挥同知、大宁都指挥同知,后升都督佥事,封思恩侯,授铁券,赐卢弓铜矢,俸禄八百石,世袭指挥使。《明史》卷一百四十五列传第三十三有《传》,其事迹多散见于明朝史料中。
元至正二十八(1368)年,正月,朱元璋即皇帝位,国号大明,都南京,改元洪武,立长子朱标为太子,以李善长、徐达为左右丞相。八月,明军攻入大都(今北京城),元朝灭亡。
朱元璋称帝后,又经过20年征战,统一全国。
明洪武中,房宽以济宁(今属山东省)左卫指挥随徐达在北平(今北京)练兵,遂为北平都指挥同知,后移守大宁(今内蒙古宁城西,时为宁王朱权的封藩),仍官都指挥同知。
明初,在全国十三省各设都指挥使司,另置辽东、大宁、万全三都司,共十六都司,以都指挥使为长,掌一方之军政,正二品。设都指挥同知二人,管军事,从二品。都指挥佥事四人,管军屯,正三品。在京师和全国各地皆设卫、所,军事要害之地设卫,次要之地建所。五千六百人为一卫,千一百二十人为千户所,百一十二人为百户所;其军官,卫称指挥使(正三品),所称千户(正五品)、百户(正六品)。每卫统左、右、中、前、后五个千户所,千户所领十个百户所;百户所下设总旗二,五十人为一总旗,军官亦称“总旗”;总旗辖小旗五,“小旗”是最小的军官,领军士十人。“卫、所”隶属于都指挥使司(简称都司)。
房宽因长期驻守边关,“凡山川夋塞,殊域情伪,莫不毕知”,且“兵机莫测”。即是说,对边关的山川河流、关隘险要,异地的风土人情,没有他不知道的(了如指掌)。他用兵机谋高深,无法知其奥秘。因此,外敌不敢轻易来犯。镇守边关多年,相安无事。
洪武二十五(1392)年,太子朱标病死,朱元璋立太子的嫡子朱允炆为皇太孙。
洪武三十一(1398)年,朱元璋去世,朱允炆即帝位,是为惠帝,年号建文。朱允炆在做皇太孙时,就对诸藩王不满,曾与他的伴读黄子澄商量削藩对策。即帝位后,采纳了大臣齐泰、黄子澄的建议,决定先削几个力量较弱的亲王的爵位,然后再向力量最大的燕王朱棣开刀,并令诸亲王不得节制文武将吏。皇族内部矛盾由此迅速激化。建文帝命令将臣监视朱棣,并乘机逮捕之。朱棣得到这一消息,立即诱杀了前来执行监视逮捕任务的将臣。
建文元(1399)年七月,朱棣起兵反抗朝廷。
朱元璋当国时,恐权臣篡权,规定藩王有移文中央索取奸臣和举兵清君侧的权利,他在《皇明祖训》中说:“朝无正臣,内有奸逆,必举兵诛讨,以清君侧”。朱棣以此为理由,指齐泰、黄子澄为奸臣,须加诛讨,并称自己的举动为“靖难”,即“靖祸难”之意。
朱棣初起兵时,燕军只据北平一隅之地,势小力弱,朝廷则在各方面都占压倒性优势。所以战争初期,朝廷拟以优势兵力,分进合击,将燕军围歼于北平。朱棣则采取内线作战,招降通州卫指挥佥事房胜、蓟州指挥毛遂、遵化卫指挥蒋玉、密云卫指挥郑亨后,又迅速攻取了北平以北的居庸关、怀来、永平等州县,扫平了北平的外围,排除了后顾之忧,便于从容对付朝廷的问罪之师。经过朱元璋大肆杀戮功臣宿将之后,朝廷也无将可用,朱允炆只好起用年近古稀的幸存老将耿炳文为大将军,率军13万伐燕。
八月,真定(今河北正定)之战,师至河北滹沱河地区。燕王在中秋夜乘南军不备,突破雄县,尽克南军的先头部队。继而又于滹沱河北岸大败南军的主力部队。建文帝听到耿炳文军败,根据黄子澄的推荐,任李景隆为大将军,代替耿炳文对燕军作战。
九月,李景隆至德州,收集耿炳文的溃散兵将,并调各路军马,共计50万,进抵河涧驻扎。朱棣诱南军深入,决计由姚广孝协助世子朱高炽留守北平,自己亲率大军去援救被辽东军进攻的永平。李景隆听说朱棣率军赴援永平,于十月率师直趋北平城下,朱高炽坚守不出,李景隆久攻失利。朱棣解救永平之后,率师直趋大宁(今内蒙古宁城西)。 

大宁为宁王朱权的封藩,所属朵颜诸卫,多为蒙古骑兵,骁勇善战。朱棣攻破大宁后,挟持宁王回北平,合并了宁王的部属及朵颜三卫的军队。
是时,房宽正驻守大宁。房宽本忠勇之士,先皇太祖于己有恩,对朝廷理当尽忠;燕王朱棣本旧识,在任北平都指挥同知时,于己有义。他实在无心卷入这场朱家皇室的内部纷争。然燕王势甚,诸多藩王、南朝将领已归降燕王。房宽军中将士,亦多有归顺燕王之心,房宽却难从其意,“不能抚士卒,燕兵奄至,城中缚宽以降。成祖释之,俾领其众”,并委以重任。
冬十月,燕王挟宁王权,拔大宁之众及朵颜三卫卒俱南。至会州,始立五军,张玉将中军,郑亨、何寿副之,朱能将左军,朱荣、李浚副之,李彬将右军,徐理、孟善副之;徐忠将前军,陈文、吴达副之;房宽将后军,和允中、毛整副之。
建文二(1400)年四月,“李景隆会同郭英、吴杰等,集合兵将60万众,号称百万,进抵白沟河(今河北雄县北、容城、定兴一带)。李景隆用安平为先锋。燕王将渡白沟河,安平伏万骑河侧邀之。燕王曰:‘平安,竖子耳。往岁从出塞,识我用兵,今当先破之’。及战,不能挫安。时南军六十万,列阵河上。王帅将士驰入阵,战至暝,互有杀伤。及夜深,乃各敛军。燕王失道,从者仅三骑。下马伏地视河流,辨东西,始知营垒所在。明日再战,安平击败燕蒋房宽、陈亨。燕王见事急,亲冒矢石力战。马创矢竭,剑折不可击。走登堤,佯举鞭招后骑以疑敌。会高煦救至,乃得免。当是时,诸将中安战最力,王几为安槊所及。后遂败陈晖于白河,破景隆于郑村坝“。
这一仗虽然反败为胜,但打得十分惨烈。明将瞿能得胜心切,率其子弟兵纵马直荡燕将房宽军阵,明前锋将平安也从旁掩护,偷袭房宽军阵,荡破房宽阵列后,擒斩数百燕兵。张玉等燕将见房宽败北,皆面有惧色。朱棣不为所动,鼓励说:“胜负常事耳!彼兵虽众,不过日中,保为诸君破之。”言毕,朱棣又亲率精锐骑兵数千突入明军大阵。明军和燕兵举枪挥刀,马步混战一起。双方大战,死伤惨重。朱棣所骑马多处中流矢,换马就换了三次。他身边所带箭矢,也射光了三筒。最后,燕王只能提剑奋击,最后拼得剑刃残缺,所骑马又被河堤绊倒,差点被明将瞿能一枪刺死。惶急之下,朱棣奔逃到堤岸高处,挥鞭向堤下召唤,佯装下面有自己的埋伏人马。李景隆远远望见,怕遭埋伏,忙发号明军退后。朱棣换乘新马,又率兵转身冲入阵内击杀。明将平安武艺高强,在阵中往来驰突,专捡燕将砍杀,斩燕将陈亨于阵。“徐忠单骑突阵,一指中流矢,未暇去镞,急抽刀断之”,燕王“会高煦救至,乃得免”。
白沟河之战,房宽失利,朱棣以其为旧臣,而略其过。后房宽随燕王征战,克广昌(今江西广昌)、掠彰德(今属河南),屡立战功,迁升为都督佥事(明代都督佥事为正二品,多为恩功寄禄官)。
建文三(1401)年,秋七月己丑,燕兵掠彰德。丁酉,平安自真定攻北平。壬寅,大同守将房昭帅兵由紫荆关趋保定,驻易州(今河北省易县)西水寨。九月甲辰,平安及燕将刘江战于北平(北京),败绩,还保真定(河北正定)。冬十月丁巳,都指挥花英援房昭,败之峨眉山(今安徽灵璧县境)下,斩首万级,房昭弃寨而走。
建文四年(1402年),六月初三,燕军自瓜洲渡江,镇江守将降城,朱棣率军直趋金陵(南京)。十三日,进抵金陵金川门,守卫金川门的李景隆和谷王为朱棣开门迎降。燕王进入京城,文武百官纷纷跪迎道旁,在群臣的拥戴下即皇帝位,是为明成祖,年号永乐。
永乐元(1403)年,朱棣登上帝位后,论功行赏,封房宽为思恩侯,授铁券,赐卢弓铜矢,俸禄八百石,世袭指挥使。
铁券,又叫铁卷丹书,是封建帝王颁发给功臣、重臣的一种带有奖赏和盟约性质的凭证,类似于现代普遍流行的勋章,铁券镌刻的内容一般包括四个方面:一、赐券的日期,赐予对象的姓名、官爵、邑地;二、记载被赐者对朝廷的功勋业绩;三、皇帝给被赐者的特权,如免死等;四、皇帝的誓言。按朝延的有关法律,持有铁券的功臣、重臣及其后代,可以享受皇帝赐予的种种特权。卢弓:黑色弓。古代诸侯有大功,则天子赐予黑色弓矢,以之象征征伐之权。都指挥使,为都指挥使司最高长官,正二品。
是时,封侯者计一十三人,除房宽外,还有张武、陈珪、郑亨、孟善、火真、顾成、王忠、王聪、徐忠、张信、李远、郭亮。房宽亦自感遭遇之隆,威名日重,荣宠至极。
当上皇帝的朱棣,大肆杀戮曾为建文帝出谋划策及不肯迎附的文臣武将。齐泰、黄子澄、景清等被整族整族地杀掉。朱棣“命赤其族,籍其乡,转相扳染,谓之瓜蔓抄,村里为墟”。有“读书种子”之谓的一代大儒、翰林学士方孝孺,因不肯为朱棣撰写即位诏书,最后被判腰斩,处死于南京聚宝门外。传说被腰斩后,方孝孺还能以肘撑地爬行,以手沾血连书十二个半“篡”字,方才断气。后又九族全诛,这还没完,又将其朋友门生作为一族全部杀掉,“十族”共诛873人。这次清洗极为残酷,共有数万人惨死于朱棣的屠刀之下。朱棣颇像其父朱元璋,虽雄才伟略,文治武功,可比汉、唐。然而他性情暴戾,制造了几起血腥大案,如“瓜蔓抄”、“诛十族”、“后宫惨案”等。
面对封建专制帝王,可谓“伴君如伴虎”,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诛十族”。房宽明察朝臣中,亦有忠有佞,良莠不一,恐有不测风云,为后裔着想,遂密谴三个成年儿子远离京都创业,并纂修好家谱,各授一本带走,且立言:“维祖卓识,图迁艰难。风雨肇云礽,世系移藩各省,籍贯他州,欲报之道,昊天罔极焉”。长子万宝,南下福建宁化,转迁广东大埔银江;次子万珍,东行山东省济南府;三子万珠,西行湖广(今湖南、湖北)桂阳州。四子万圭、五子万璋仍留北京。
永乐七(1409)年,房宽以天年终于京(燕京),葬于永平府卢龙(今河北卢龙)墓。



分享按钮>>河南洛阳发现房玄龄玄孙房愿墓志铭(图)
>>中共1—17届大会出现过的房姓中央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