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氏古代名人】为宰相房玄龄“醋坛子”一辩

    中华房氏网 2012年12月21日 转房丽娇


       辅佐唐太宗李世民一统天下的宰相房玄龄,其功劳之高,堪比姜子牙和诸葛亮,然而房玄龄惧内是有了名的。据说有一日,唐太宗大好兴致,便请开国元勋赴御宴,酒足饭饱之际,房玄龄经不得同僚的挑逗,吹了几句不怕老婆的牛皮,已有几分醉意的唐太宗一高兴便赐给了房玄龄两个美姬。没料到自家酒后戏言被居然皇上当了真,而圣旨又违抗不得,房玄龄只好硬着头皮收下这两件御赐之“物”。不过这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天朝宰相可是明白得很:结发妻那可是霸道妒狠,绝然容忍不得的,此番可遇大麻烦了,故而踌躇犹豫,家也不敢回。呵呵,没想到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天下第一相居然被这等鸡毛蒜皮之事给难倒了,哥们儿尉迟敬德在一旁看得直乐,赶紧过来给打了气,说老婆再凶,也不敢把皇上赐的佳人人怎么样吧。房玄龄一听,也有道理,这才小心翼翼地将两个美人领回家。一进门,果不其然,夫人疯了一般,却不管什么三皇五帝,天王老子,顿时大发雷霆之怒,不仅指着房玄龄大吵大骂,并操起鸡毛掸子大打出手,赶两个御赐之“物”出府。房玄龄这下给弄得灰头土脸,万般沮丧。
        此事不就便被唐太宗以及朝臣们知道了。李世民想压一压宰相夫人的雌威,便立即召房夫人问罪。太宗指着两位美女和一坛“毒酒”说:“我也不追究你违旨之罪,这里有两条路任你选择,一条是领回二位美女,和和美美过日子,另一条是吃了这坛‘毒酒’省得妒嫉旁人了。”房夫人看了看二女容颜,知自己年老色衰,一旦这二女进府,自己迟早要走违旨抗命这条路,与其受气而死,不如喝了这坛“毒酒”痛快。于是二话不说举起坛子,“咕咕咚咚”的已将一坛“毒酒”喝光。众臣子却一起大笑,原来那坛装的并非毒酒而是晋阳清源的食醋,根本无毒。唐太宗见房夫人这样的脾气,叹了口气道:“哎呀,我算是服了,房夫人这脾气,甭说房国相惧怕,连朕也薅不住呢。”从此,“吃醋”这个词便成了女人间妒忌的代名词,而“醋坛子”,“天下第一坛”自然要归堂堂的国相夫人了,不遑他让。
       故事很幽默可笑,二人转似地。所以,许多的影视剧直接就将之化作了屏幕或舞台上的新居情节,其中尤以电视剧《千古风流一坛醋》和《大唐情史》最为淋漓尽致。
        可是,故事也明显经不起推敲。高祖李渊、太宗李世民起兵前久居晋阳,喜食醋也极可能,故而用膳司常备醋而且是山西晋源所产之醋也在常理之中。可是,醋这东西与酒有所不同,在唐宋,酒还是以古法酿造,度数差不多相当于现在的啤酒,而酿造醋呢,过去与现在的工艺基本没什么变化,即唐时醋的酸度与眼下不相上下,然而即便最嗜醋的山西人,也是小抿一口尚可,哪有一仰脖喝掉一坛醋的?别说一坛,几两醋下肚,五脏六腑也承受不住呢。
      这故事的最早来自唐人刘餗《隋唐嘉话》,原文是:
       “梁公夫人至妒,太宗将赐公美人,屡辞不受。帝乃令皇后召夫人,告以媵妾之流,今有常制,且司空年暮,帝欲有所优诏之意。夫人执心不回。帝乃令谓之曰:“若宁不妒而生,宁妒而死“曰:“妾宁妒而死。”乃遣酌卮酒与之,曰:“若然,可饮此鸩。”一举便尽,无所留难。帝曰:“我尚畏见,何况于玄龄!”
       原来是一卮酒,并非是一坛醋。可即便是一卮酒,那也不是历史真实。道理很简单,“圣旨”这东西类似于现在最高级别的***,一般来说,发布之前都经过了斟酌和拟定,并不是心血来潮随随便便就发一道,而且圣旨发布的场合一般只在朝堂,也不是随便个地方想来就来。还有就是,帝王上朝都是处理国家大事的,家庭内部乃睚眦之事,根本不可能登上大雅之堂的。
       其实这位刘餗记述这些文字也就是好玩,“嘉话”嘛,就是说着好听好笑的话,别说正史,连野史的可信度都不及。这段故事传到后来,宋元明都有人随手引用,但也都是当可笑之事而辑录的,一看就是个故事嘛。
      这么说来,房玄龄是不是怕老婆还真难说,即便是怕,也到不了故事所渲染的那个程度。通常此类事,在传言的过程中,会放大到极点的。房玄龄夫人之贤惠也很有口碑的,而贤和妒这两种反差极大的品性压根儿就不可能统一在一个人身上的。



分享按钮>>【房氏家谱源流】河南郸城县房庄的最新辈分
>>【赵氏网新闻】关于编修《赵氏青莲院文智房家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