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氏名人楷模】甘祖昌将军 两次辞职当农民终如愿

    中华甘氏网 2014年2月19日 甘作成辑录


甘祖昌将军(1905—1986)。江西省莲花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国少将之一。曾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甘祖昌将军简介


    江西省第四届政协委员会副主席


  甘祖昌同志是老红军,建国后任解放军新疆军区后勤部长,曾被授予少将军衔。他因在战争年代多次负伤,身体不好,组织上让他安心养病,但他不愿给组织上增加麻烦,经过再三请求,于1957年回到家乡莲花县洋桥乡务农。他是党的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第三、四、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江西省第四届政协委员会副主席。

  甘祖昌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1986年3月28日在家乡江西省莲花县逝世,终年八十一岁。

甘祖昌少将生平经历
 一九二七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翌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江西莲花县独立团军需处处长,湘鄂川黔兵工厂总务科副科长,红六军团工人连副连长,补充团政治处主任,红六军团供给部材料科科长。参加了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一二○师三五九旅供给部军需科科长,三五九旅供给部副部长,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供给部副部长。 

  解放战争时期,任晋绥军区三五九旅供给部部长,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后勤部部长,第一野战军二军后勤部部长,第一兵团后勤部副部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新疆军区后勤部副部长兼供给处处长,兼财务处处长,新疆军区后勤部部长。一九五五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1957年,甘祖昌回家乡莲花县洋桥乡务农。 

  解甲归田后,甘祖昌满腔热情地投入了家乡的建设,回乡29年来,甘祖昌和乡亲们一起,用辛勤的汗水修起了3座水库、25公里长的渠道、4座水电站、3条公路、12座桥梁。长期的实践和刻苦学习,使他积累了一定的农林水利建设经验,被江西省农业科学院聘为特约研究员。 

  1986年3月28日在家乡江西省莲花县病逝,终年81岁。 

 

 

 

甘祖昌故事

 

农民将军

 

  甘祖昌1928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在井冈山革命斗争和两万五千里长征中经受了严峻的考验,全国解放后任新疆军区后勤部部长,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甘祖昌头部三次负重伤,严重的脑震荡后遗症使他难以坚持领导工作,领导和同志们都建议他到条件比较好的地方去长期休养,但甘祖昌要求回到家乡务农。 

  甘祖昌就不辞辛苦地领着乡亲们修水库,建电站,架桥梁,改造红壤田。他白天参加勘测、设计,晚上还钻研农业科技。长期的实践和刻苦学习,使他积累了丰富的农林水利建设经验,江西省农业科学院聘请他为特约研究员。 

扶贫救危

  为给家乡建设积累资金,甘祖昌回到农村后,全家一直过着节俭的生活。可是,支援家乡建设,为乡亲们扶贫救危,他却十分慷慨。 

  图田村有个青年叫刘海清,从小因病不能站立,父亲又有肝病,一家日子艰难。甘祖昌处处关心着刘海清一家。上面派医生来给甘祖昌看病,他总要把医生带到刘家。他写了十多封信去外地访医求药,一心想让刘海清站起来。后来,当他得知刘海清的残腿无法治愈时,又给买书订报,出钱请师傅上门教手艺,鼓励刘海清自强自立。刘海清学到了一手娴熟的编织技术,增强了生活的信心。过了不久,刘海清的父亲刘新胜肝病复发,要住院又缺钱,全家遇到了新的困难。甘祖昌立即给县医院打电话:“现在有个危重病人要入院,住院费记在我名下。” 

  刘新胜动过手术后,脸色苍白,生命垂危。甘祖昌赶到医院一看,就不走了。他在病房里一陪就是九天九夜。刘新胜转危为安后,一把拉住甘祖昌的手,热泪夺眶而出。 

 

不畏权势

 

 在同林彪、“四人帮”的斗争中,甘祖昌如同井冈山上的不老松,风吹不弯,雪压不倒。一天,有个人找到甘祖昌让他编造着林彪在“八一”南昌起义和井冈山斗争中的种种神话。甘祖昌道:“历史就是过去发生的实事,个人在历史上的功过,史家自有公论,你说是不是这个理?”话不投机,那个人随之使出另一手。他站起来吼道:“甘祖昌,听说你在家开荒种果树,还养猪赚钱,这可是带头搞资本主义呀!”甘祖昌用颤抖的手猛地磕去一袋烟灰,厉声问道:“照你说,养猪种树是资本主义,那杀猪砍树倒是社会主义啰!” 

 

  林彪在江西的一伙,别出心裁地搞出一个所谓“新村图”,要把农房全部搬迁上山。甘祖昌赶到县城,找到县的领导干部说:“现在群众家里还很穷,这样大拆大迁,农民一无钱,二不能作田,这样下去,难道喝西北风吗?”甘祖昌的话震撼着县委干部的心,大家说,有老将军给撑腰,也胆壮了。县委立即通知各地停止拆迁民房,并组织群众下田搞好秋收秋种。这样,甘祖昌在莲花县里制止了一场灾难。 

严以律己

  回乡初期,他和两个弟弟挤在一起,三家人同住一栋旧房子。民政部门几次要为他在县城盖房,都被他婉言谢绝。后来,甘祖昌家里人口增多,老房子实在挤不下了,他才自己花钱在村里盖了一栋普通民房。一次,省民政厅厅长来看他,要补给他建房费,他说什么也不要。 

  甘祖昌离休后,新疆军区几次提出要给他配备小车,他都谢绝了,后来他被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又担任了江西省政协副主席。社会活动多了,有关部门拨出一万七千元,准备给他购辆小车,但他始终不要配备小汽车。 

  甘祖昌严格按照党的生活准则办事。他以普通党员身份坚持和农村党员一起过组织生活,从不无故缺席;他尊重乡、村干部,从不摆老干部架子。对待子女、亲属,他言传身教,谁有了过失,从不姑息迁就。 

  甘祖昌的大女儿平荣很想当兵。甘祖昌耐心地开导女儿说:“就那么几个招兵指标,这里又有多少烈士的后代想去当兵啊,还是先让他们去吧!”这以后,平荣又想去新疆当兵,她对父亲说:“去新疆不占这儿的指标,你又是那儿的老部长,只要你一句话,准能办成。”甘祖昌说:“新疆有新疆的指标,你插进去,不就打乱了国家的招兵计划吗?”直到后来,平荣在吉安卫生学校读书,部队到学校招卫生兵,她才如愿以偿。 

  一次,甘祖昌的弟弟因盖房多占了队上一分宅基地。甘祖昌知道后,硬是动员弟弟把多占的地全部退出。甘祖昌因病住进县医院。按照他的病情,必须用一些好药。县里紧急向省、地医院求援。甘祖昌知道后,一再不让这样做。为了节省国家开支,他每次买药都是自己出钱,光是未报销的药费单据就有五千多元。 

鞠躬尽瘁

  1986年3月23日,甘祖昌因病在莲花逝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交待家人的话是“领了工资,先交党费,留下生活费,其余的全部买农药化肥支援农业。” 

  甘祖昌居住的那栋普通农舍极其朴素:楼道兼客厅里是一张褪了漆的老式桌子和一把破旧的藤椅;卧室里的墙上,挂着一个战争年代留下的补了又补的黄挎包。打开他珍藏贵重物品的一只铁盒子,里面只有他生前从不示人的三枚勋章:八一勋章、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和一些革命文物。 

  甘祖昌没有为自己留下什么财产。他回乡二十九年来,每月照领三百三十多元工资,可是,仅乡、村政府有据可查的,这期间他为支援家乡建设,共献出现金八万五千七百八十三元多,光是这个数字,就占他工资总额的百分之七十以上。平时他为乡亲们救急解难拿出的钱,就无法计算了。 

 

 

 



分享按钮>>【甘氏名人楷模】颂 解甲归田 甘祖昌将军
>>【甘氏文化古迹】题甘将军庙卷雪楼